北京泉州商會-論壇登錄
  • 用戶名:
  • 密碼: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北京商會 >> 財經生活 >> 正文

郭樹清談炒股:堅持波段操作 掙錢并不難

  • 作者:lsm
  • 來源:鳳凰財經
  • 日期:2013-01-16

郭樹清談炒股:堅持波段操作 掙錢并不難

中國證監會主席 郭樹清(資料圖)

鳳凰財經訊 1月16日中國證監會主席郭樹清在經濟學人峰會上表示,有證據表明QFII穩定了中國股市。

郭樹清指出,有證據表明QFII穩定了中國股票市場,特別從2003年以來。因為一方面在準入方面選的都是大型的、管理完善的企業,特別是企業治理比較好的,它和其他平均的機構投資者相比要好一些。另一方面QFII持股的周期更長。“QFII的投資者他們沒有短期的盈利壓力,并不是說非要在中國市場短期掙多少錢,又不存在個人聽到什么傳言就開始拋售之類的,所以他們持有的時間會更長一些。”

郭樹清稱,在中國股市中做波段操作,掙錢不難。“只要你真的搞投機,你去炒作,快買快賣,在這個市場當中,如果大家都蜂擁而至來買,你最好就賣,如果大家都賣的話,你可能要逢低吸入,如果搞這種波段,其實掙錢并不難。”

以下為講演和答問實錄

郭樹清:我非常高興能夠來參加《經濟學人》雜志的會議。幾年前,我就參加過一次,過去幾年可能由于我比較忙,或者說我的工作不太出色,不太優秀,所以就沒有來參加你們的會議。但是,《經濟學人》這份雜志大多數我都看過,很多的評論的意見我也都看過,比如說尤其是涉及到中國的金融市場改革的文章。我談三個問題,第一是有關中國資本[3.50 0.00%]市場的現狀,第二是有關未來的改革措施,第三是討論中國金融市場的進一步開放。

在去年年底的時候,中國的股票市場就它的股本來說,已經是超過了日本,而且國內的債券市場,尤其是公司債[142.49 0.00%]也都發展很快,去年已經增長了60%,我是按新發債券的金額來算的。中國的資本市場充滿活力,尤其是體現在投資者數量方面,我們一共有16800萬的投資者賬戶。當然,其中恐怕一半的人是重疊的,有很多人既在上海證交所開戶,也在深交所開戶,也就意味著中國人不僅僅是把錢都存在銀行了。

但是,中國的資本市場尤其是股票市場它的結構仍然很有自己的特點,比如說你看在主板上市的那些公司,一共是1400家左右,中小板是700家左右,創業板是350家。此外,我們現在也有OTC的市場,在這些OTC市場中上市的也許有1000家左右的企業,這些數字聽起來挺大,但是你要知道中國一共有多少家企業?我們有1300萬家企業,這樣進入到資本市場上的只占少數,更何況我們還有1400萬左右的個戶工商戶,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國的資本市場結構是不合理的。這里顯示的是去年中國資本市場的波動性,波動性是很大的。此外,藍籌的估值現在還比較低,以往是17、18倍,現在是15倍,而且中國上市公司的結構很有意思,上市企業主要分為兩類,一類是國企,第二類是家族企業。

上市企業主要分為兩類,一類是國企,第二類是家族企業。通常最大的股東都占了上市公司30%的股份,這樣的話,市場的道德性是會受到質疑的。

在過去幾年,我們在資本市場改革方面做了些什么事情呢?一個就是改善它的結構,尤其是債券市場和股票市場,還有期貨市場所占的融資當中的比重在上升。此外,我們也看到投資者的結構也所改善,比如說專業的機構投資者的比重上升了1.7個百分點,這很重要的,也就是說是散戶所占的比重下降了1.3個百分點。就交易量來說,去年散戶占了84%的交易量,而現在是80%。我們來看市場的估值也有了很大的改善,而且這個改善是很不錯的,因為你知道證監會比如說在去年SSE上海股票上漲了14.8%,所以,總的來說上海是上漲了3.2%,而且估值結構也有了很大的改進。

這里講的都是過去幾年的改革。未來我們有什么資本市場的改革舉措呢?證監會是主要的監管部門,證監會會更多的去直接的監管市場,還有,我們還需要修改一些法律,這是我們最關注的事情。此外,證監會致力于鼓勵培育長期投資者,我們還要深化IPO的改革,我們其實三年前就開始IPO的改革了,去年也都沒有停止腳步。去年主要抓的是信息披露,而不僅僅是關注企業的利潤。IPO的機制已經得到了改善,有關新股熱潮的局面得到了抑制,新股的發行價已經比原來低了20%。此外,我們還需要改進退市的機制,從而讓退市成為一件正常的事情,成為一種常態。我們也鼓勵上市公司更多的分紅,因為你知道,在中國,確實上市公司股票分紅是比較少的。

尤其是對藍籌公司,比如說300籌份股里面的公司,他們的分紅收益率也就是2%多一些,我想只有81家公司的股票分紅收益率超過了3%。

另外,我們還可以看到資本市場的建設,我們要建立一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,除了今天之外,已經上市的企業,一開始我們在市場探索的一些交易商之間的場外交易市場,另外我們要推動債券市場的建立,我們建立了一個跨部委之間的協調機制,包括有央行、有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,還有其他委員會,有一個部委之間的協調機制。這個里面我們特別重視,我們有一個中小企業的私募債券這樣一個新產品,這個叫做中國高收益債券,因為這個里面的風險比較高。現在,也有更多的高收益債券的發放,差不多是80億人民幣的高收益債權,是去年全年的發債量。

我們也講到QFII的份額要上升,還有加強政權執法工作,而且我們查處的案件率上升了20%。另外,進一步的開放我們的資本市場,這個工作一直在推進。在之前,我們人民幣的資本賬戶可兌換性實際上是很高的,現在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重新修訂或者是重新定義一些最基本的概念,什么是人民幣的資本賬戶可兌換性。因為在這個方面,各個部門有不同的定義方式,因為我們認為人民幣是高度可兌換性的,首先這個上面都給大家列出來了,前三行,大家可以自己看。

另外還有一個評估,是我們自己的這樣一個評估,也就是說在真正的經濟社會當中,按照我們的評估,幾乎所有的40個項目都可以在不同程度上兌換,當然這個里面你不能說特別平衡,但是,在真正的經濟生活當中沒有一個東西說是不能兌換的,只是說你定義不一樣。因為絕大多數情況下用的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定義,它不是一個國內的標準。比如說中國人、比如中國的企業。有一千個所謂的中國概念企業,但是這些不是中國企業,這么多上市的企業,他們其實都是外國投資企業。

對個人來說,沒有什么資本交易,包括捐助、銀行房產的貸款,當然現在,中國在倫敦、紐約、新加坡、包括中國的香港這些金融中心,大陸的人是住宅方面最能買的人,但是這些人理論上來說是不能在那買的,因為對這些跨境的交易是有控制的,但是這些人難道不是這些地方的房地產最大買家嗎?特別是中國的香港和澳門,因為本來就與大陸離得非常近,而且人民之間的往來也非常的緊密,而且很多國家有大量的華人社區。所以資本市場已經相當開放了,我們有大量的組合投資,還有外商直接投資。

中國的企業還做大量的期貨交易,還有一些衍生品的交易,例如,在倫敦、在紐約,在中國的香港,香港整個證交所60%的市值是中國企業,有的是紅籌,有的是大紅籌企業,有的是小紅籌企業。B股市場對外國投資是完全開放的,從它建立的第一天開始就是完全開放的。把所有的這些加在一起,我們就會發現至少中國本土和國外上市企業15%的股份是外國投資者持有的,因為許多國家都用這個數字來衡量中國資本市場,這是資本市場開放度的指標,如果你發現是15%的指標,其實中國這個資本市場是相當開放的。因為我們不認為所謂的兌換性就是無控制、無管制的兌換性,任何國家在資本兌換方面都有各種各樣的管制,包括反洗錢、反恐怖主義融資各種各樣的管制都是有的。

另外,中國在改革開放方面已經有了巨大的進展和成就,未來我們要繼續的推進資本市場的開放,我們要繼續實現人民幣的全面可兌換性。首先,我們鼓勵平衡雙向的組合投資,同時也支持雙向FDI。第二,我們要使中國的居民在海外市場當中投資更加便捷化,特別是現在QDII的項目推出之后,我們要推出QDII2,有些人說QFII2出了問題怎么辦?其實我們前面已經加了一個限定值就是合格的,這些投資者我們首先有一個遴選,不是所有人想投就能投的,首先他要符合一定的資質,也就是說對他有所控制。第三點,要進一步去鼓勵中介的服務,更好的去服務跨境的投資。我們鼓勵更多的期貨企業,或者理財經理人公司,能夠聯合去建立一些金融中介機構,現在好像一共有49個了,未來當然我們還可以再考慮讓外資有更多的參與,可能未來他們可以控股50%以上。

我的發言就到這里,謝謝大家!

答問環節

可思夢:好,我想大家肯定有許多問題要問,首先我自己先問一個問題,您做主席有15個月的時間,那么在這段時間內,您個人可以說有很多強勢改革者的形象,甚至有人把您評論為刮起了一陣改革的旋風,您為什么要做這樣的改革?您的想法是什么?

郭樹清:我覺得去年實際上差不多是3.17%的股市增長,這半個月漲了2.5還是多少,這個數字不記得不太清楚了。但是,現在這個市場可能還在一個轉型期,所以,這個我不太好過多評論。但是總體來說,整個市場之前的三年當中可以說是越來越穩定了。我還看到一張圖片,在2006年的時候,市場好像猛漲了130%,2007年又漲了97%,金融危機出來之后降了65%,所以,就是大起大落的這樣一個情況。現在,市場比較穩定,而且你可以看到這種估值的結構有了很好的改進,大型的企業和其他市場相比,它的估值確實有一些折讓,但是已經在好轉,對中小企業來說,他們現在的股價其實也在往下走,過去一年都是往下走的這樣一個趨勢,而且有越來越多的專業投資人參與。

可思夢:那么證券市場這個股票市場和您的改革直接相關嗎?現在的股票市場這一塊有更多的改革嗎?如果改革不利,是不是大家都會離開股票市場呢?

郭樹清:我覺得兩者之間沒有直接的關聯,我們沒辦法用股票市場的表現來衡量我們改革的效果。因為這個現在可能有一個定價調整的階段,但是兩者之間有一定的關聯度,比如說改革有利、成功,股票市場主要顯示的是大家對市場的信心,如果絕大多數人對這個市場有信心,那這個市場肯定要發展,不僅企業可以從里面籌資,而且投資人他也可以獲得價值的回報,所以,這兩者要平衡好。

可思夢:您好像剛剛參加了亞洲的亞太金融論壇,那邊其實也是提到了合資制,國外的機構投資者這個方面的限制好像放松了,放松的步伐還挺大的,現在的話,您有什么樣的判斷?

郭樹清:我覺得現在放松管制并不是有什么特別大的障礙,在過去8年當中,我們是從03年開始提供投資路徑,從03年到2011年這8年當中,QFII和外國機構這個投資方案差不多是300億美元,去年我們把它提到了500億美元的額度,和之前8年相比,其實是一個猛增,但是與整個市場的容量相比,其實份額還是非常小。

RQFII剛剛做了三個月,現在是2700億人民幣,主要還是香港回流到國內的。

可思夢:那現在這些外國機構投資者,我們假設把他成為市場的穩定者嗎?有沒有證據證明他們穩定了這個市場?

郭樹清:有證據,因為作為QFII和RQFII,QFII是的,特別從2003年開始,我們發現他們穩定了市場,第一個,我們選的都是大型的、管理完善的企業,特別是企業治理比較好的,它和其他平均的機構投資者相比要好一些,第二個,他們持有的周期更長。在這個市場當中,掙錢不難,只要你真的搞投機,你去炒作,快買快賣,在這個市場當中,如果大家都蜂擁而至來買,你最好就賣,如果大家都賣的話,你可能要逢低吸入,如果搞這種波段,其實掙錢并不難。但是QFII的投資者他們沒有短期的盈利壓力,并不是說非要在中國市場短期掙多少錢,又不存在個人聽到什么傳言就開始拋售之類的,所以他們持有的時間會更長一些。

可思夢:下面,我們看一下我們的聽眾有沒有問題要問。

提問:郭主席您好,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,中國股市的表現不好,很多人認為是中國市場里面有很多不太好的公司,但是證監會主席一直在推,說不好的公司要退市。現在市場上有很多人講,2013年是不是有很多公司要退市,我想問一下,2013年要退多少家,您心里有這樣一個數量指標嗎?謝謝!

郭樹清:謝謝你的問題,你提的問題很重要,我們確實從2013年開始,經過修改完善的制度,我們希望有更多的不具備上市條件的公司中止上市,新的制度和以前不一樣,以前的退市指標主要是三年連續虧損,這是《證券化法》的規定,現在我們增加了一些市場的指標,比如說股票的價格低于面值,比如說它的銷售額低于一定的指標,比如說凈資產為負,這都是退市的指標。當然,我們有一個過渡期,任何一個法律的執行必須有時間,不同的標準給企業有不同的準備時間。所以,從今年開始,我們確實要實行這個制度。但是,我們沒有計劃,沒有指標,所以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企業。謝謝!

可思夢:那么我再跟著問一個問題,退市的問題是一個比較開放的想法,干嗎要管呢?如果說這個公司的股票很差,就讓大家用腳投票,干嗎我們證監部門還有一個退市政策?

郭樹清:因為世界上有兩套系統,一個是紐約有一個退市政策,香港這邊有一套退市政策,我覺得這兩套退市政策都有自己的優劣。從理論上來說,你說讓市場用腳投票,你說你表現很差,這個價格炒不上去。但是這個之前有一個前提,就是這個市場必須是一個成熟的市場,這個市場是一個理性的市場,他們知道這個企業差,他們知道這個企業怎么回事,知道這個企業財務的具體情況。但是在新興市場當中,我個人覺得可能還達不到這個層次,特別是比如說我們有這么多的禿鷲投資者,還有各種各樣的散戶,散戶根本不知道這些企業怎么回事。你即使想把這些信息傳遞給散戶,他從什么渠道獲得呢?所以根本沒有這種渠道,所以用腳投票行不通。

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果